当前位置:主页 > 引资头脑 >怎幺做,才能安心变老?

怎幺做,才能安心变老?

2020-07-09   分类: 引资头脑   参与: 394人  作者:

怎幺做,才能安心变老?

台湾人口急遽老化,有若「银髮海啸」,伴随而来的是各种老化相关疾病,其中神经退化性疾病,尤其是阿兹海默症对社会带来的冲击最大。的确,50、60岁的朋友相聚聊天时,发现很多人的长辈(父母、公婆或岳父母)都有失智症状,轻重不一,照顾需求不同,但都同样带来生活、经济和情绪上的困扰,同时也不免担心自己将来是否也会失智。

本书作者应格朗在大学时主修微生物,是加拿大知名的科普作家及电视科学节目的主持人,以其生动幽默的文笔(译笔流畅当然也有功劳),加上严谨的阅读和文献查证,融会贯通后,像在讲故事般,写出这本精采且容易阅读的老化与阿兹海默症的自然史,真是一本值得推荐的好书。

本书内容丰富,从阿兹海默医师在1901年发现他的第一位阿兹海默症病人「奥古丝特」开始,这一百多年来学术界对老化和阿兹海默症看法的演变,以及学者专家之间的互动,娓娓道来,引人入胜。尤其后面这30年我身历其中,感受特深,例如铝「真是铝惹的祸?」与动情素「男女有别」所扮演的角色(显示医界也有赶流行和一窝蜂的倾向)、美国修女研究的重要意涵以及药物临床试验的前仆后继等等,令人忍不住想一直读下去。

「可以说,我把自己弄丢了」这个章节中,当时还很年轻的阿兹海默医师与51岁的女性病人奥古丝特的对话与后续追蹤的过程令人感触良深,如此忠实的详细记录与后人的精心保存,就是医学进步的重要推手。这个病例记录让我们了解阿兹海默症的临床症状,其中奥古丝特的一句话「可以说,我把自己弄丢了」,尤其牵动人心。医学其实就是靠病人的疾病症状、医师的解析判断、实验室的检查以及各种治疗尝试所累积出来的知识和经验,而病人最初的临床表现最为重要,如果叙述不对,就会走错方向,很感激当初奥古丝特的话语被完整保留,成为教学经典。

从阿兹海默医师在奥古丝特大脑里发现类澱粉斑块和tau蛋白纠结以来,这两种大脑病变孰轻孰重,一直让专家学者在国际会议和医学期刊中互相较量。本书中对此争议的来龙去脉有详尽且深入浅出的说明,并且提到有人开玩笑说,「这场冲突类似宗教之间的良性竞争,一方是相信tau的『道家』(Tauist),一方是相信类澱粉蛋白(beta-amyloid)的『浸信会教徒』(BApitst)。」

作者今年70岁,其母亲、阿姨和岳父都罹患失智症,因此在「我会得到阿兹海默症吗?」章节中,有很中肯的阐述。经过了一百多年,我们对阿兹海默症的临床症状、疾病过程及大脑病变充分了解,对其基因突变有长足进展,虽不能治癒,但有药物可以延缓,而且许多药物还在积极研发中,让人一再怀抱希望、失望、再企盼。

然而,虽然知道有许多危险和保护因子,却无法做到完全预防,但人人都可努力延迟失智的发生,因此作者的一段话深得我心:「即使到最后发现铝对阿兹海默症的病情发展有任何作用,这种作用不会大过我曾提及的许多因素,包括教育、脑的大小、严谨性人格、血压、动脉粥状硬化、糖尿病、肥胖、体适能、刺激心智能力的工作,以及其他更多因素。」让我们共勉之。

(本文作者为台北荣总特约医师、国立阳明大学临床兼任教授)

摘自《记忆的尽头》推荐序

数位编辑整理:杨逸竹
Photo:Le Zenits, CC Licensed.

相关文章

文章热点

最新信息

随机文章

申博开户网站|生物国际|电视高新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凯发k8国际真人版L来就送38元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mg4355vip8888